冲破匮乏,不再流浪:中国科幻产业如何进化?

- 编辑:133hz.com -

冲破匮乏,不再流浪:中国科幻产业如何进化?

编者按:《流浪地球》的火爆,也点燃了中国科幻产业的欲望。一夜之间,中国科幻小说成为世态炎凉的文化IP,各路资本也纷纷出手。

一部科幻电影大获成功,就代表着中国科幻产业也会一路顺风吗?这不见得,因为中国科幻产业的各个链条,人才、作品、产品、资金都存在匮乏。

即使不是科幻迷,很多人都知道蜘蛛侠、天行者卢克、史波克船长等国外科幻影视形象,但中国的科幻形象又有谁能说出一个?除了漫画、小说、影视作品外,国外的科幻周边产品与服务也同样发达,甚至还有不少主题公园,而中国科幻产业在这些方面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

诚然科幻注定是一种小众文化,但只有更多人理解和爱好,中国科幻产业才华有生根发芽的土壤。所幸,《流浪地球》让人们见识了中国科幻的魅力,在良多人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李博)

本报记者李果成都报道

位于成都市公民南路上的《科幻世界》杂志社看起来一点都不酷,甚至能够说老旧,唯一称得上科幻元素的,兴许是延伸到杂志社走廊上尽头的LED光带。

与《流浪地球》的超高票房相比,这几乎是当下中国科幻产业窘境的真实 未审写照。

除了在中国科幻文学金字塔尖的少数几个人外,大部分中国科幻作家不能依靠写作供养自己。在科幻电影票房市场中,2019年前长期被好莱坞影片占据。就连《科幻世界》杂志的发行量,也从从前逾40万缩减至如今的10万份左右。

但当初,《流浪地球》好像将改写所有。

依据南方科技大学迷信与人类假想力研讨中心《2018年中国科幻产业讲演》,2017年我国科幻产业整体产值超过140亿元,2018年上半年科幻产业产值已经濒临100亿元。

“2018年全年的产值可能打破200亿元,而2019年由于《流浪地球》的推动,产值可能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冲破。”南方科技大学教养、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央主任吴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19年,从2000元到40亿元

2月15日,农历新年后的第一个工作周很快要结束了,但《科幻世界》副总编辑拉兹丝毫没有休息时间,他不停地接待来访者,接受各种采访与咨询。《流浪地球》的票房在这一天突破了33亿元,也使得这本小众杂志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19年前的2000年7月,刘慈欣的短篇小说《流浪地球》恰是在《科幻世界》上发表。

在这期以红色为主色调的封面上,《流浪地球》并不是主角。红色的封面上,是一个身着民族服饰的女子骑着白马,背景是怪异的科幻建造,这是为短篇故事《我想回桂林》的配图。而《流浪地球》被放在封面的左下角,作为“天河奖征文”推荐给读者。

“当期是全文登载《流浪地球》,共2万字,刘慈欣拿到的稿费是2000多元。”拉兹说,“几乎是最高的稿费标准了。”

彼时,距离刘慈欣推出《三体》的首部作品还有6年时间。2000年的中国电影总票房仅有8.6亿元。拉兹说,当时几乎没有人敢把科幻文学与上亿元的电影票房联系起来。

此后,《流浪地球》获科幻小说河汉奖特等奖,这是代表中国科幻领域的最高奖项。不过,随着好莱坞科幻大片密集登陆中国市场,这部小说跟其代表的中国科幻工业一样,却像匣中之玉,等待从新被发掘。

这一等,就是19年。

随着电影《流浪地球》在2019年春节期间的票房持续高涨,中国科幻产业前所未有地受到了来自地方政府、投资方、媒体及大众的关注,2019年也被称为“中国科幻产业的元年”。

元年,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起步。四川省科协副主席黄竞跃说:“中国科幻走到今天,能有如此大的关注度,太不轻易了。”

“太不容易”确当面是,历经几代科幻作家的坚守,以及《科幻世界》从几乎停刊的风波中重整并复苏。

黄竞跃以为,《流浪地球》的火爆,说明咱们有科幻工业的市场消费须要,然而在《流浪地球》之前,中国的科幻消费还不是大众化的花费类型。而从目前的票房看,《流落地球》基本做到了对民众破费的引爆。

目前,《科幻世界》杂志的发行量每期10万册,而电影票房已经攻破40亿元,假如以50元的票价粗略打算,约有8000万人次通过观看这部电影懂得了中国的科幻文学,这是单依靠文字无奈实现的超越。

“要实现这个逾越,不是一天两天的工夫。中国电影产业做科幻电影拍摄、特效起步很晚,不像好莱坞特效公司一大群,已经构成了一个产业系统。”黄竞跃说。

眼下,《流浪地球》的热度还在持续,已知的是2019年将有7部科幻电影上映。刘慈欣的两部作品《球状闪电》、《超新星纪元》,以及郝景芳的《北京折叠》都已公布了备案公示,或将在2020年前后上映。

在《流浪地球》登陆院线的同时,其图书也同时出版。拉兹说,10天时间有2万册的销量,这在科幻领域是很高的。

但是,《流浪地球》真正可以使得中国科幻失掉持续关注吗?最可以直接体现的,或者是《科幻世界》杂志的订阅量提高。拉兹说,由于出版周期的关联,这一情况最快可能要等到3月份才晓得。

19年后,随着电影《流浪地球》的票房突破40亿元,刊有小说《流浪地球》的这期原价5元的《科幻世界》,在国内旧书网上的售价已达到588元。

5天,6.89万人介入的众筹

片子《流浪地球》带火的,不仅是票房。

785.4958万元,这是赛凡科创空间推出《流浪地球》周边产品众筹名目5天后,获得的筹款金额。

赛凡科创空间首创人孙悦本来预计的是,这次众筹最高能募集到两三百万元。之所以做这样的预估,是因为从前几年在做刘慈欣的另一部作品《三体》的众筹时,累计也仅有多少百万元的收入。

“究竟爱好科幻周边产品的买家,都是科幻粉丝居多,而这在过去实属小众圈子。”孙悦说。

拉兹也发现,与美国的科幻电影收入造成相比,中国主要来自票房收入,科幻周边产品的销售几乎为零,而美国则更多依靠周边产品带来持续的收入。

《流浪地球》似乎第一次改变了这一状况。

“这次众筹开始后的第4分钟,已经达到30万元,24小时后增添到300多万元,还没等到第3天已经冲破700万元。”孙悦说,“因为周边产品的制作需要一定时期,所以在几次增档后已经决定不再增加。”

截至2月21日16时,6.89万人参与了这次众筹活动,每人所认筹的金额从28元、38元、42元、48元、58元,到最高的1988元和2488元,而失掉的周边产品也从一枚有《流浪地球》徽标的黄铜书签,到一台仿真度极高的运载车模型不等。

“今年或者就重要依附销售《流浪地球》的周边产品。”孙悦说。但作为中国科幻产业链下游的一环,未来要想真正坚持牢固的发展,其面临的困难,兴许正是这个巨大产业需要面临的艰难。

首先是盗版的问题。“可能我们还在跟版权方谈周边产品的开发,盗版商都已经开端卖货了。”孙悦说,“《流浪地球》票房大卖后,主创职员没时间庆祝,而是花了许多精力用来打击盗版,在周边产品开发上也是如斯。”

其次是科幻周边产品视觉化的问题。目前,国内的科幻作品大部门为文学作品,要想开发周边产品,波及到将文字以视觉化方式转换,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难点。孙悦说,当时做《三体》周边开发时所遇到的艰苦,就是没有视觉化的形象,都是本人去一步步设计。

至今,中国的科幻文学作品中,尚未浮现有较大影响力的人物IP。这些问题背地,是国内科幻产业链的成熟度较低。如果不能对一部优秀的科幻作品进行深度开发,将制约下游的周边衍生产品开发及二次设计。

中国科幻之都,究竟花落谁家

孙悦是山东人,上大学前就始终在看《科幻世界》。当时考到四川大学,也是因为这本杂志,他认为成都是科幻迷的宝地。

四川省科协副主席、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吴显奎的看法也类似,他认为四川是中国地理上的高地,却是中国科幻的高地。

现在,四川的主张是,如何守住这块高地。跟着《流浪地球》的热映,不少有实力的城市也开始觊觎这块高地了。

早在2017年底举行的中国科幻大会上,四川便提出建设一座“中国科幻城”的想法。根据初步规划,这个项目选址在成都市高新区空港新城,以用1400亩土地的计划,建设科普科幻影视基地、中国科博场馆研讨设计中央、科普科幻传媒基地、科幻文博馆、科幻文创孵化园、科幻创意教诲园区、科幻世界乐园等九大区域。

尔后,对“中国科幻城”的项目进展再未见于报端。黄竞跃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切实名目始终在推进,前期不太多的消息,是由于有很多工作需要推动,如与投资人的谈判,项目的打算设计等。”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各个城市都各有优势,毕竟中国的科幻之都会是哪一座城市,尚无定论。

根据《2018年中国科幻产业报告》,国内发展科幻活动最多的地域辨别是:北京、四川、上海和广东的占比最高,占全国科幻活动的比重分别是20%、17%、13%、9%。其中,除两个直辖市外,四川地区主要是成都,广东则为深圳。

2017年中国科幻大会在成都东郊音乐公园举办,两天半有12.5万人次参加,这一观众流量是其余处所无奈企及的。同时,成都还有《科幻世界》杂志社主办的海内科幻文学范畴的最高赛事科幻河汉奖,2019年已经是第三十届,从中培育了大批科幻作家跟科幻文学喜好者。

“从成都范围内走出了很多科幻类的从业者,溢出效应已经显现。”拉兹说,四川大学的科幻协会走出了5-6个全国有名的科幻作家。

黄竞跃认为,成都本身就是一个科幻聚集地,成都的高校有大量的科幻迷。目前成都地区正式在校内注册的科幻迷协会有7个,每届人数总计都有上千人,这表明无论是高校或社会的科幻运动,参与人数都是全国第一的。

2月20日,“科幻大片《流浪地球》与四川科幻产业发展研究会”在成都举行,简直全四川与科幻产业相干的政府机构、企业和科幻作家都参加了这次研讨会。研究会的一个中央命题就是,四川作为中国科幻创作高地,如何发挥优势、乘势而上。

科幻世界杂志社社长刘成树倡导,尽快形成四川科幻产业报告,给政府供应思路,做好顶层设计,争取发展策略和政策支持。

2017年12月,中国第一家专门以科幻和想象力的脑认知、科技前沿的探索为主的研究机构,科学与人类想象力中心在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宣布成立。同时,南方科技大学还把与科幻相关的课程纳入选修课。

2018年在深圳举行的中国科幻大会上,启动成破了星河科幻联盟,以及80所高校科幻社团独特组成高校科幻联盟。其中,高校科幻联盟将设破同盟褒奖基金,每年搀扶10个高校科幻项目。

位于深圳的“科学与空想成长基金”,是国内少有的致力于科幻产业发展的公益基金。以造就科幻领域的新人为目标,该基金会截至目前已经举行了多届“晨星”科幻美术大赛和“晨星”科幻文学大赛。

“深圳的优势在于科技企业多,因此科技工作者数量宏大,从我国科幻作家的群体画像看,大部分都是领有科技工作教训的。”孙悦说。

上海的上风在于高校多,浏览的氛围好。北京是全国因素资源的会集地,有大量的影视公司、编剧团队、投资方,这是更加凑近科幻产业的关键。

南方科技大学传授、科学与人类设想力研究核心主任吴岩表示,无论哪一座城市成为中国科幻之都,几点因素均不可缺少。第一是有吸引力的搀扶政策,如产业政策、人才吸引政策;第二是这座城市具备科幻产业发展的基础,其中包含文明基础、技巧基础、人才基本等;第三是地方高校教导中开设与科幻有关的课程。

“中国争夺科幻之都的城市还是太少了。”拉兹认为,重庆、西安等都有很多人才。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的人才,应该有更多的城市加入到这一个竞争中来,这样中国的科幻产业才有更好的发展。

“匮乏”之问,

中国科幻产业如何进化

河森堡在其畅销书《进击的智人》中说,匮乏推进了人类实现进化,如食品的匮乏,使得人类直立行走,以获取更多的食物。

如何解决科幻产业各个链条上的“匮乏”,是很长一段时期中国科幻产业发展所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首先是科幻作家的匮乏。在一次科幻迷的聚会上,有位著名的科幻作家被问及中国顶尖的科幻作家有多少人时说,大略可能用一部电梯装满,如果这部电梯出事,中国科幻基础就全完了。

除了顶尖的科幻作家尚能以科幻写作为生外,国内大多数科幻作家仅依靠业余时光实现科幻创作。一项统计结果显示,中国每千万人口中仅有1.5名科幻作家,而日本的这项比例是38名,美国更是到达56名。

“中国的科幻文学发表平台偏少,版权保护不到位,阅读人群数目少,都是导致咱们不能以此为生的因素。”一位恳求匿名的青年科幻作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不能总指望作品都被电影公司买下版权、拍成电影取得收入。

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会主任助理张红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为了激发年轻科幻作家的写作热情,深圳市政府的文化活动专项资金每年对该基金都拨款100万元,用于援助在科幻文学、美术方面的优秀者,鼓励其连续创作。

该基金每年举行的科幻文学大赛,参与人数在500-600人之间,重要的参加人员是大学生以及连续写作多年的科幻文学爱好者。

“写作科幻小说需要有科技实际支撑和文学基础。”张红州说,科幻写作门槛高,要真正进入这一行并不容易。

《中国科幻产业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在中国科幻产业的产值中,仅有6%是阅读市场所贡献,而通过引进科幻电影所实现的票房产值占比高达72%。

吴岩认为,这样的比例是公平的,转型期的科幻市场将不再以文学阅读为主。上世纪70年代后,科幻产业已经逐渐过渡到以电影市场为主的结构。

这就是说,电影已经成为大众接触科幻的主要途径。上述《呈文》显示,2018年上半年,国内科幻电影整体票房为95.06亿元,其中国产影片票房为8.9亿元,与去年同期比拟有20%左右的增加。

然而,将科幻文学改编为科幻电影,同样存在编剧人才的匮乏。

拉兹认为,一个作品是否拍成电影,和拍摄的团队有关系。国外的优良科幻作品如《沙丘》、《安德的游戏》,拍成电影成果都不好。科幻文学作品和电影之间的转换,需要一批精良的编剧和制片,但中国既懂科幻文学又懂编剧的人切实太少。

吴显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因为宫廷剧盛行的起因,大量的编剧将精神与热忱投入到宫廷剧的创作之中,也这是导致科幻编剧人才匮乏的起因之一。

除了对科幻文学和美术人才进行扶持外,下一步“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也将考虑培养科幻编剧。

在国内的高校中,南方科技大学已经开始尝试通过选修课的方式,培养学生们的科幻创作热情。这门被称为科幻创作的课程,由南科大人文中心讲师、著名科幻作家、物理学博士刘洋主讲。开设本课程的目的在于通过讲座、观摩分析、技巧讲解、模仿和探讨等环节,使学生初步学会科幻剧本和小说的创作方法,并通过大量写作锻炼完成比较成熟的作品。

在《流浪地球》票房奉献之外,另一个贡献则是通过几年的拍摄,将一局部“匮乏”的中国科幻产业链条丰富了起来。

2018年10月,郭帆在他的电影工作室内搞了一个小范围的《流浪地球》看片会,孙悦是受邀者之一。

“当时的影片几乎不进行后期电脑特效加工,但从故事的完整性,以及场景的展现来说,我觉得必定能火。”孙悦说。

孙悦所说的“故事完全性”,是指《流浪地球》通过几年的拍摄,积累和建立起了一个完整的中国科幻拍摄体系。更主要的是,在这个体系之内,从编剧、拍摄以及后期制作,大部分均由中国团队实现。

黄竞跃将这个体制的构建,看作是中国科幻电影缩小与好莱坞科幻电影差距的“跨越性一步”。

在编剧层面,电影《流浪地球》的全体故事构架,实在仅在原著中有数百字的篇幅。但最终通过编剧的解构与重塑,造成了完整的故事链条。

而在拍摄方面,青岛东方影都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实景拍摄工作,这里不仅诞生了《流浪地球》,好莱坞影片《环太平洋(601099)2》也是在这里拍摄,被认为是有望成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基地”之一。

《流浪地球》的后期特效团队包括MOREVFX、橙视觉ORANGE、DEXTER、PIXOMONDO。其中,前两家公司为中国特效团队,承当了75%的殊效制造。

“原来我们认为中国缺乏特效技能实力,但信赖通过《流浪地球》的制作后,中国公司会积聚大量的教训。”黄竞跃表现。

科普科幻作家董仁威渴望近几年可能多出产多少部大制作的科幻电影,同时鼓励各种小成本电影百花齐放,奇特保持科幻影视的热度。

“过去推动科幻IP转化难度很大,功能甚微。而今,投资者对科幻电影的态度有了明显转变,这对科幻产业是重大利好。”董仁威说。

(编纂:李博,如有见解或提议请接洽:liguo@21jingji.com)